策花

【江周江】愚人节的告白(上)

※大佬【划】演员周×助理江
※是这是我去年愚人节的脑洞
※但是有什么关系【摊手】
※喜欢请比心评论
————————————
*
三月份的尾巴像是流星一样从日历上挥去了,而被流星尾巴扫过的北国,花朵们开成了燎原之势。
事务所里,江波涛有点慵懒的伏在透着阳光的玻璃窗前,像是在想着什么事的,翻着手中的日历。
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了啊。
真快。
他记得四月份中旬,周泽楷有一份国外拍景的日程。
尽早联系一下吧,还有……
正想着,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当你……”
巨大声,单句循环。
江波涛本来还有的,被三月春阳照出来的那点懒散的睡意,瞬时全无。
虽然是一个月以前别人设置的铃声,已经习惯了一个月,但是每次听起来都会满心尴尬。
尤其是当着别的演员们,铃声响起的一瞬的多目相对。
而一想到一个月前周泽楷一脸认真地握着他的手机,边设置铃声边说这个铃声格外的“提神”的模样,那一瞬间亮起来的眼神让江波涛觉得,明明知道是个恶作剧的性质,他却只能权当是这人对不时犯困的他的好意收下。
事实证明,确实很有效。
江波涛无奈的按下了接听。
“是的,我是。”
“好。”
“我这就去。”
挂断电话,通知道周泽楷今天上午出席的颁奖仪式已经结束,江波涛迅速穿上西服外套,拎起车钥匙开门出去。
颁奖大厅出口相当混乱嘈杂,这样的场面由大批的记者和摄像机,以及一些未及逃离的艺人组成。
江波涛毫无压力地笑笑,这样的场面他是不可能让周泽楷经历的。
普通而低调的黑色轿车左转右转,轻松绕到了颁奖大厅侧面的一个隐蔽的小门。
这是他早就和周泽楷约定好了的地点。
周泽楷正站在玻璃门后,低头握着手机像是在发信息。
江波涛按了下喇叭,然后缓缓摇下车窗,露出脸来,笑着朝周泽楷招呼道:“小周,上车。”
*
就周泽楷那张时常没啥表情的脸来说,业内人士是绝对不敢在他的姓氏前加一些表示年龄的形容词的。除去从新出道时的“顶尖新人”、出道不久后的“艺界王者”、到如今的“演艺界巅峰”,一般公认的称呼是“周先生”。
非常非常正经。
但江波涛偏偏很能自来熟,开口闭口“小周小周”,更重要的是周泽楷一点都不反感。每次拍摄结束后江波涛开车接人,工作人员一看周泽楷脑袋上冒出的两朵小花,那就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车上放着轻松的英文流行,江波涛将声音调小,让周泽楷尽可能听得舒适一点。
“回事务所还是去哪?今天没别的安排了。”
江波涛手攥着方向盘,微笑着边驾驶边问。
周泽楷沉默着,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像是陷入了沉思。
“回家吧,正好吃完午饭能睡一会儿。”
最后还是江波涛开口,当周泽楷的经纪人三年,他都已经习惯了帮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演员定夺一些生活琐事,而后者点了点头,看来并无异议。
车头调转,朝着通往周泽楷住处的坦途驶去。
周泽楷头抵着窗子,长而细密的睫毛颤动着,慢慢陷入了睡意。江波涛看看他明显疲倦的脸庞,转过头继续稳稳的开着车子。
一路上,两人再没有过什么言语。
车里的音乐在此时就尤为清晰。

Gonna take a chance running up to somebody

Gonna take a chance running up to somebody

Driving home  in the rain

Several miles from lover's Lane

Got her taste on my lips

Still feel her on my fingertips

And now  She makes me feel

Like I'll never be alone again

Because I never had love like this

Her eyes  that smile

Can make the young boys stay a while

I took a picture with my memory

So I can fall asleep with you next to me

All the time
……

江波涛沉默地听着这歌,突然觉得跟自己的心情,其实还是挺类似的。

微小的欣喜。
萦于指尖的思念,以及渴望。

他明明有着不输任何演员的素质,最终却只是选择当那个最强者光芒下的阴影。
至于理由,江波涛已藏了两年多。
不过是因为喜欢。
喜欢自己现在的这个位置,忙碌而低调,也喜欢如今的这份实在的感觉。
然而更深的一份喜欢,却是来自于对身旁这个人的……
那份两年前被江波涛察觉的,让他自己都微微吃惊的心情。
两年前周泽楷拍摄的贺岁电影杀青后,庆功宴上,江波涛没看住,周泽楷这种两杯上头五杯撒疯的人,早在工作人员的轮番轰炸中败下阵来。
最后不得不提早结束,江波涛架着喝得脸色酡红的周泽楷直奔最近的旅馆。
等周泽楷揪着马桶吐了一通后,酒疯总算消停,江波涛给他漱了口,终于把他扔到床上。
然而旅馆给的房间相当尴尬,双人大床。
江波涛不得不迅速换好睡服,僵硬地躺在周泽楷旁边。
怎料周泽楷这瞬间就贴上来了,醉醺醺的,一边胡言乱语一边乱摸。
江波涛已经忍了一晚上了,从周泽楷彻底喝醉的那一刻起。
因为周泽楷喝醉了以后,喊的全都是他的名字。
江波涛很想制住周泽楷的手,但是周泽楷喝醉以后力气要大的多,而且不分轻重。
江波涛再怎么说,那也是个男人。
那一晚,他没架住。
那是他们三年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酒后**。
江波涛记得,做到一半的时候,周泽楷就那么不管不顾地睡着了,到最后还是自己一点一点地扶着腰离开他的身体,大半夜的到卫生间自行解决。
事后,江波涛当然没有告诉周泽楷,看周泽楷的样子也是毫无印象。
经纪人嘛,凡事演员优先,任何时候都必须考虑到自己负责的演员的前途。
性取向这种事情,他并不在意,但是他要在意围绕周泽楷的舆论声音。
江波涛觉得,这份心情自己应该可以珍藏更久。
*
“您好。”
“今晚是吗?好的。”
“嗯,再见。”
江波涛挂了电话,对还在吃午饭的周泽楷说:“下月中旬的行程改到今天晚上了。七点半的飞机去新加坡,今晚和明天自由,四月二号正式开始拍摄外景。”
周泽楷认真听完,点点头,放下碗筷。
“睡一会儿?我叫你。”江波涛十分熟练地收拾起餐桌,周泽楷好像习惯了他吃完饭就抢活,自个儿上卧室去了。
等这边江波涛闷在厨房里哗哗地洗完餐具,出来后周泽楷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窗外的绿芽伸展着绿意,午后的阳光从未拉严的窗帘缝隙透进来,洒在床角,映出了周泽楷修长的身影。
江波涛轻声上前,坐在床头静静地看着他。
最近周泽楷真是挺累的,演员奔波的生活以及严重的睡眠不足,卸妆以后黑眼圈全出来了。脸上也有掩不住的疲态。
打了定型的头发此时松散地伏在枕头上,江波涛忍不住伸手一揉。
周泽楷对他,真的是毫无防备。允许自己的经纪人进自己家,开火做饭,偶尔沙发留宿,还能肆无忌惮地上网看电视,甚至自己睡觉,围观也没事。
江波涛都不知道上哪再去找这么好的待遇。
坐了一会儿后,江波涛轻轻掩上房门,退了出去。
打开电视,江波涛一眼就看到周泽楷的脸。
是周泽楷主演的电视剧,他在里面扮演一个因懦弱而频频失去的男主角,不断的失去至亲,失去至爱,最后连自己的精神也要失去……
现在演的正是他失去至爱时的一幕。
周泽楷演戏的时候和台下的他可真的是大相径庭。
镜头中的男人,此刻正无力地跪倒在病床前,双眼通红,淡青色的胡茬从下巴凌乱地冒出来,他悲切地呼喊着爱人的名字。
那样的呼声是那么悲痛,像是被人生生扭断了筋骨一般,再加上周泽楷那双尤其充满感情的眼睛,江波涛都看入戏了。
周泽楷突然流泪了。
那一瞬间能牵动所有观众的心。
他所演绎的一切,就好像是他都切身感受过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把握得如此真实而精妙。
江波涛入迷似的看着,画面中突然响起了主人公的内心独白:“她离开的一瞬间,我终于明白,无论是爱还是不爱,勇敢还是怯懦,那个需要珍视的人离开后,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而没有表白自己的心意,就只能生生错过……
周泽楷低沉的,嵌着痛楚的声音,一句句地飘进江波涛的脑海。
江波涛猛然回神,然后又愣。
说什么?
表白要趁早吗?
江波涛想,不可能的,现实点吧。
这是个舆论会杀人的时代,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就葬送掉周泽楷三年来努力为自己搭建的未来。
江波涛抬手按遥控,周泽楷的脸被黑色取代。
——TBC——
我竟然真的码了三个小时的字_(:_」∠)_

评论(3)
热度(24)

策花

有那么一个时候,那些字啊都像滚烫的梦。
然后飘来荡去。

© 策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