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木

我想写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挣脱角色的束缚,放弃定式,抛掉读者感受,不追赶所谓潮流。冷炙食来自有其味,冷眼滋味若能细细咀嚼也可算有用。我想写非常纯净的没有腥味的东西,我想强烈的、热烈的抒发情感,我想要我的人物与故事非常灿烂非常圆满的绽放,我想这颗心很认真、这支笔很流畅。这是我的渴望。我如实说,它小于梦想,但是大于愿望。


“……好烫。”喻文州抓紧面前的枕头,埋下头去喘息。背上有几颗水珠灼热地落在本已升温的皮肤上,他觉得滚烫,惊起一阵战栗。那几滴液体顺着弓起的脊背急急地汇聚,没能聚在一起就又蜿蜒地再次四散开去,滑过的肌肤有了痒意。他喘息着扭动了一下,王杰希微微钳住他的腰,问:“什么?”
喻文州放弃了在一片挺动之中继续寻找平衡,就任身后的人舒服。“要我说出来吗?”把“我”稍稍加重了,他觉得眼角酸胀,王杰希慢慢动着,没说话。
“你的眼泪好烫。”
如同缴械投降一般,喻文州慢慢低下头去,低低笑了一声。王杰希轻微的一颤。窗外洒进来的月光落在床褥上,落在喻文州后背那几道晶莹澄澈的水痕上,通过明亮的折射让王杰希意识到他未曾意识到的东...


王杰希走到马桶前面,伸手帮他按了冲水。
喻文州的头微微动了动,一双尖头男士皮鞋落入视野。王杰希从来不怎么穿尖式,最常的选择是平式。这脚上的唯一一双是他们一起买的。
他收回目光。一会儿,手慢慢攥成拳状,支撑着他站起来。他挣掉身上沾着秽渍的白衬衫,赤着上半身站到洗手台前,开水洗脸。凉水扑到脸上,清爽许多,却并不能使他更清醒。
关了水,喻文州两手撑在瓷白的台沿上,低着头许久。
不想去看身后的男人,还是不敢看?他自己心里也不清楚。但他觉得不敢的成分要多一点。
“你闹完了?”一直站在原地抱臂沉默的王杰希盯着他瘦削的背脊,终于出声。那声音里像带着深深几尺的寒意,衔着冰带着雪,却又裹挟着低哑的缠绵,让喻文州身躯轻颤。...


他们两个全明星级别的职业选手,彼此都是一队之长,战队印发的海报拍过数以万计,辨识度高达百分之八十,就这样在宾馆里搞起来,这不安全。
喻文州知道,王杰希也知道。
谁也不管,像野兽似的在宾馆里发了疯。

事实上,当喻文州在KTV包厢喝个烂醉,唱出“谁的心可及你狠,谁肯恩爱亦荣幸”的时候,瞟到王杰希一张铁青的脸,圈子里的人都意识到,事态已经朝着不可挽回的趋势发展了。
喻文州抱着麦克风,半泣半唱地唱完了他选的第十三首缠绵粤曲,谁也没拦着。
黄少天没劝,少见地沉默着。旁边坐着叶修,掐了烟,叹了口气。李轩的手揽在吴羽策肩上,老实说,听喻文州一个人连唱十三首歌,他有点难受。张佳乐早就听不下去,扯着孙哲平悄悄走了。
“...

新年快乐,谢谢。

【喻叶abo】Release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坚决打码,为保安全我今天不能当亲妈】
【剩余部分】
爱,陪伴,厮守。
而这些,喻文州都给不了他。
而于他自己,则是屈服与顺从。
他不想为一个不爱自己的Alpha 怀孕生子,不想让这一切变成一个可悲的玩笑。
“叶修。”喻文州牢牢握住他的腰以免他的生殖腔受伤,他恐惧的哭喊和发疯般的逃避都落在喻文州眼里。
喻文州明白Omega的恐惧,始终被当做猎物在追逐的Omega,畏惧时间短暂的感情。他们终生只能被一个Alpha 标记,而一个Alpha 却可以标记多个Omega 。他们畏惧标记后的抛弃,正是这样的不安全感使得叶修拼命逃离。
“喻文州,别标记...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5】
“从那儿出来以后到我这来吧?”
……
“好。”

—END—

【喻叶abo】Release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传图是我的最后办法_(:_」∠)_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2】
“……各部门经理现已就叶修退出董事会一事达成一致。为了更好的与蓝雨公司开展合作,嘉世公司正式决定:撤除叶修总裁职位,至于叶修本人,将从公司职员中开除。”
会议桌一圈嘲讽不屑与幸灾乐祸的目光纷纷刺向叶修,然而叶修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撑着腮,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笔。
喻文州也微微扭过头,盯着叶修的脸。
事实是,幸好叶修穿着西装外套,不然他里面被汗浸透的白衬衫就无处可藏了。
叶修一边拼命忍着越发强烈的疼痛,一边辛苦的做出开会时应该有的样子,尽管他知道今天的会议很可能是他在嘉世参加的最后一次。
叶修徒劳的把手放进西裤口袋里,捏着那一薄板一粒不剩的抑制剂。
然后他走神...

※总裁喻×总裁叶
※时间是私设的

【1】
“叶总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当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叶修面前并且微笑着朝他伸出手的时候,叶修就隐隐有了一种这次逃不过去的预感。但他还是咧嘴一笑,手往喻文州肩膀上重重拍了拍,完全忽略了他伸出来的右手。
“哟,喻总还是这么帅啊,就是比我差了点儿。”
喻文州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个弧度,毫不介意地收回手。
“那个,虽然你挺帅的,你杵在这儿给我们公司当模特我们也不介意,但是你能先让一下吗,我要去洗手间。”
叶修语调漫不经心,表情看上去有点牙疼。
“会议四点开始,叶总可别迟到。”喻文州看了看表,让出一条道来。
“哪儿能啊,我什么时候迟到过。”
叶修说完这句话

1 / 3

折木

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一点/因为我们始终要失去它

© 折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