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花

Lollipop Luxury/全职夜店 by阿墨

Chapter 38  【Mmm hot damn here I come 简直太热了,我要来了】

“啊!”
吴羽策在极度疼痛的无意识喊叫中醒来。
这是一间没有窗户,没有摆设的屋子。
他从头到脚湿透,被扔在一地冰碴上,厚薄不一的碎冰在他的皮肤上划出无数细小的伤口。
铁门“砰”的关上。
除了黑暗,屋子里什么都没有。
逼近年关,空气里是零下的低温,吴羽策的衬衫经过一路折腾几近破碎,此刻冻得浑身发抖。
突然,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额角流下来,带着腥甜的气味。
吴羽策抬手摸了一把,放到鼻尖闻了闻,是血。
放下胳膊,手臂酸疼。
吴羽策很想破口大骂,但是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他忍痛在冰碴上面躺下来,慢慢蜷缩成一团,平复着仍然跳动过速的心脏,不去想头上受击打造成的伤。
李轩。他想,来救我。
“把他弄出来。”
朦胧中,吴羽策隐约听到了一墙之隔的声音。
紧接着,铁门被拉开,伴着刺耳的声响和刺眼的手电强光。
吴羽策觉得此刻的自己几乎已经没有体温了。
他被人架起来,强硬地拖拽出去,冻得麻木的整个身体在水泥地面上留下一道无力的水痕。
颠簸停下了。
吴羽策被绑在椅子上,虚弱地抬起头,发现对面坐着一个自己很熟悉的人。
张佳乐。
他猛地身体前倾,差点把椅子掀翻。目光死死的盯着他。
那天晚上,张佳乐和喻文州一同中弹。
叶修说张佳乐失踪,吴羽策却没想到他是在百花组。
而且看起来并不是受害者。
如此看来,张佳乐也是——
吴羽策突然开始猛烈的挣脱绳子的捆绑。
身边的男人迅速照着肚腹给了他一拳。
吴羽策猛的弓起身,但却没有垂下头,他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对面看不清神色的张佳乐,也不顾发紫的嘴唇间垂下丝丝鲜血。
“羽策哥,冷静一下。”张佳乐隔着玻璃说的话听不出什么感情,“叶修现在在哪?”
吴羽策倨傲的眼神告诉了他答案。
张佳乐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出去,“我问你的时候你不说,接下来你可不要后悔。”
张佳乐的方式确实已属温和,因为下一刻,百花组行事疯狂的年轻组长,孙哲平进来了。
吴羽策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个强硬的男人,不但强硬,而且疯狂。
“说话。”
这是孙哲平的第一句话。
吴羽策的唇抿成一条很坚毅的直线,平静下来,注视着他。
强硬又怎样,疯狂又怎样?他不怕折磨,也不怕死亡。更何况,他坚信李轩会来救他。
孙哲平做了个手势。
吴羽策身边的一个人立刻取出匕首,狠狠扎穿了他的左肩。
“啊啊啊!!!”
吴羽策猛烈挣动着,剧烈的疼痛从左肩扩散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他全身痉挛一般抽搐着,紧紧闭着双眼,冷汗一颗一颗自额上滑落。
如此的场景又重复了几番,到最后,吴羽策已喊不出声,只是徒劳的张着嘴,痛得面容狰狞。
孙哲平觉得够了。
是指这种折磨够了,该换下一种。
吴羽策仰面倒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气,当他看到几个百花组成员拎着一个银色手提箱走进来时,还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直到那些人打开手提箱,露出排列整齐的一排注射器和数管液状液体后,吴羽策才算认清:这些人,确确实实都是疯子!
他们要给他注射毒品!
孙哲平突然开口,“四分之一,第一针。”
吴羽策觉得寒毛倒竖,顾不上刚才的伤口,拼命地挣扎着,“咚”的一声,连人带椅子一起倒地。
一名成员戴着白色手套和口罩,手中拿着注射器,向吴羽策走过来。
“不要……”吴羽策惊恐地注视着那支注射器,拼命向后扭动着,身体在地上磨出一摊血迹。
不要,他不要————
“李轩!!!李轩…………”他哪里逃脱得了,注射器扎入血管的一瞬间,吴羽策哭了。
每个人在过于可怕的东西面前都会无意识地露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谁也不例外。
陌生的液体与血液交融在一起,纠缠着流淌,淌遍身体。
吴羽策觉得神智迅速的被夺走了,而剩下这具躯壳正在做着一些疯狂的事。
他头晕目眩,挣扎的却更用力,力气大得不可思议,直到他猛然侧头,开始呕吐。
没有什么内容物,只有酸水。
这时,四肢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了,软绵绵的,他不得不停止挣扎,只有大脑,异常的亢奋着与混乱着。
孙哲平此时却皱了一下眉。
“这是AIS-32?”
“当然不是。”戴白色口罩的那个人笑道。
“是ARS-37。上级让我告诉您,不听话的狗他是不要的。”
孙哲平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说。”
孙哲平再次转向吴羽策。
沉默。
“继续注射,多少就随你。”
孙哲平对那人说。
“我喜欢纯一点。”
于是,第二针扎到吴羽策身上时,他觉得已经濒临死亡边缘。心脏砰砰砰砰像要爆炸,强力的搏动使他难以喘息。脖颈上、手臂上的血管一条一条地凸出来,青得发黑,突突的跳动着。更可怕的是,吴羽策渐渐获得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乐的感觉,仿佛身体正在索求更多。
理性消失了,他现在只剩下了原始的兽性。
戴白色口罩的人看着躺在地上野兽一般的吴羽策,笑了笑。
“再来一针的话,估计直接就死了。您可得慎重点。”
吴羽策天真的以为,只要他闭口不言,他一直苦苦坚守的那份自尊就不会被践踏。
可是他错了,也忘记了。
毒品是会让每个人失去人性的东西。
吴羽策满眼血丝,重重地喘着粗气。
突然,一阵枪声,紧接着审讯室的门就被踹开。
李轩来了。
——TBC——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李轩再不来,我都要死了。

评论(5)
热度(31)

策花

有那么一个时候,那些字啊都像滚烫的梦。
然后飘来荡去。

© 策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