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花

Lollipop Luxury/全职夜店 by阿墨

Chapter 37  【Not yet, not yet 还没呢,还没呢】

李轩坐在驾驶座里握着方向盘,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前方,目光阴鸷。
车子飞速行驶。
就在刚才,凌晨十二点的时候,他接到林敬言的电话,说吴羽策被百花组的人劫走了。
最近百花组闹的大动静,制造枪击事件,在道上四处招惹是非,李轩不是没有势力的人,这些事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只是,为什么偏偏是吴羽策?
为什么要对吴羽策下手?
或者说,为什么冲着他李轩来?
李轩检点自身,认为已经足够干净了,不该存在被人报复的污点。
多年前黑道大规模洗牌,当时的最大势力叶修金盆洗手,不少人纷纷跟着退出,他作为叶修过去黑道上的旧部之一,也是干部中金盆洗手的一员。
与叶修比起来,他算是洗手洗得比较彻底的了。
因为他遇见了吴羽策。
自那之后,他一直避免与黑道再次发生交集,从未跨越本分一步。他想让吴羽策,也想让自己,活得轻松干净一点,不与污浊相遇。
可今天却偏偏又被百花组缠上。
李轩不是个相信因果报应的人,尽管叶修当时在道上树敌无数,但退出了就是退出了,江湖规矩,没得可说。
李轩眉头蹙得很深。
他向来是个冷静的男人,然而此刻,他觉得精神有些不镇定了。
他突然想起了GLORY连日来出的一系列事情。
一个月前,GLORY副店长苏沐秋车祸住院,原因是卡车失控。
一周之前,原GLORY No.1喻文州遭遇枪击,目前仍未脱离危险。
一刻钟之前,GLORY 服务领班吴羽策被人劫持,去向不明。
叶修退出黑道之后就一直经营GLORY度日,也从未利用GLORY做过什么不明不白的交易,这点李轩很清楚。
不是叶修惹祸上身,那就是叶修陷入报复了。
多年前那场洗牌,当时又有多少人服气?深仇大恨还没勾销,仇家却已轻飘飘地抽身而退,说实话,叶修当时真是把道上千万树敌恶心的不行。
平静了不过几年,这些人终于起来了。
李轩的眸色一点一点沉下去,叶修遇到麻烦他们旧部是无法放手不管的,同时,老大陷入麻烦就意味着他们也将陷入麻烦。用不了多久,他们这些看似分散实则联系密切的人就会聚在一起,从今天算起,平静的日子不会再多了。
生存是残酷的,生存法则则更甚之。
李轩拧了一下前玻璃雨刷的开关。
下雨了。
————————————
“怎么样?”
走廊里,与喻文州的病房一门之隔,黄少天与私人医生低声交谈着。
“黄少,到目前为止,喻先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距离完全康复还有一段时间,这期间请不要让他受精神和身体方面的刺激。”医生说道。
“我想带他出院,”黄少天点头道,“继续留在这里我担心他会出事。”
“治疗方面的事我会请蓝雨内部顶尖的医疗团来。”
医生表示同意。
于是喻文州转移到黄少天的家中,接受私人医生的治疗。
——————————
凌晨3:00。
喻文州被头脑的不适感惊醒。
他一手抵着额头,慢慢从床上坐起身来,尽量不牵扯到未愈的伤口。
黄少天在床的另一侧,此刻睡得正沉。
窗外投进的月光洒在木质的地板上,格外的明亮。
喻文州从床头柜上摸索到自己的手机,打开联系人,选中一个号码发了短信过去。
“买通私医Marlin。”
收件人:于锋。
——TBC——

评论(1)
热度(36)

策花

有那么一个时候,那些字啊都像滚烫的梦。
然后飘来荡去。

© 策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