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花

Lollipop Luxury/全职夜店 by阿墨

Chapter 36  【Am I all set? 我准备就绪了么?】

年前的最后一个月,风冷得紧了。
叶修拢了拢内衬的领口,在医院门口冻得直跺脚,直等到身上烟草味淡了以后才走了进去。
眼眸明亮,神色却并不轻松。
自己夸口的三个月期限,才一个月就已经遵守不了了。
轻轻推开316病房的门,里面一片沉寂。
叶修轻手轻脚地进来,又慢慢把门掩上。
借着磨砂玻璃透过的走廊上留着的橘黄色灯光,可以看到房间里有两张病床。一张原本是空的,现在苏沐橙作为家属陪护,就在那张床上休息。
叶修轻轻走到她床边,脚步顿了顿,随后把床头的被子拆了展开盖在她身上。这丫头,怕半夜苏沐秋有什么情况自己照顾不及,连被子都不盖。
叶修的动作轻之又轻,然而苏沐橙依然睁开了眼,迷迷糊糊地撑起身子来:“……哥?要起夜吗?”
叶修手一僵,站在她身后笑了,但是是那种特别苦涩的笑。
苏沐橙这才看见他,猛地坐起来,低声惊呼:“叶修?你怎么……”
叶修把她按回床上,“今晚好好休息吧,我照顾他。”
苏沐橙同时看到了叶修眼底的两种神色。
一种是令人信赖的笑意,另一种是沉重得不行的情绪。
叶修把她按回去,就转身向苏沐秋的病床走过去,她却翻了个身朝向叶修。
因为她感觉……叶修瘦了。
特别明显的那种。
“乖乖睡觉。”
这时叶修的声音轻而有力地传来,其中隐然夹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的双眼像是被锁链锁死了一样盯在戴着氧气罩的苏沐秋脸上,紧紧的盯着,就像是再不多看一眼下一秒就要化成蒸汽消失了一般。
苏沐橙见此也就听话了,她慢慢转回头去,任疲倦与睡意再次侵袭。
苏沐秋变成那样,她也很难过。
——————————
“肋骨断了没有?”
吴羽策揉揉胳膊肘,朝着身后仰躺在地上神情痛苦的人问着,语气听起来相当随意。
刚走出店门就想下手,这种人混黑道,还是在百花组手下混,太丢人了。
“掳我想干什么?”吴羽策一步上去,抽出那人匿在皮带间的短匕,抵在他脖颈上逼问,顺带戳了戳那人刚才被他狠击了一肘的胸口。
然而下一刻,吴羽策突然觉得身子软了,握着刀的手开始抖。
胸口被人猛顶了一膝,吴羽策身体顿时弓了起来,抽搐着瘫倒在一旁。
竟然下°A°药……
倒在地上的男人爬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拖到暗巷里。巷子里,另外有两个男人,就刺青来看,他们在组里是平级。
其中一个男人看着地上痛至首尾相接的人,语气半分玩笑半分胆怯:“喂,不会弄死吧?”
“弄不死。”那个男人说着上来一脚踢在吴羽策胸腹,吴羽策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去呼痛了。
他喘^_^息着抓紧胸口的衬衫,药效发作后,刹那失速的心跳让他全身剧烈颤抖,甚至掩盖了被殴打的疼痛,在这样的寒夜里已出了一身的汗。
吴羽策在交加的男人用来泄愤的拳脚中,暗自咒骂着,伸不出的手臂以及使不出的力气让他看起来宛如一条流落街头的丧犬一般。
被药物牵扯得愈发沉重的意识中,一张熟悉温柔的脸庞却在眼前越发明晰起来。
他目前还能想的,只有李轩。
——————————
凌晨12:15。
方锐看店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摇了摇铃准备关门,突然看见吧台上放着个盛水的玻璃杯。
方锐觉得有点眼熟:“这不是刚才吴羽策喝水用的杯子吗?”
他又看到从吧台下面站起身来准备收拾的乔一帆。
方锐走过去,“小乔啊这水是什么时候的?”
“这个是……不到一个小时之前的?羽策哥喝的。”
方锐神情忽然就变了。
他走到水池边,举起玻璃杯,然后手一扣,杯子里的余水立即哗啦啦倒了个干净。
“无论杯子里的酒还剩多少,客人一旦离开就要立即倒掉清洗,哪怕客人回来要求重新再调一杯也必须如此。
你刚来这儿的时候,老板没教过你吗?”
乔一帆隐隐觉得不对劲,因为方锐此刻的神情过于郑重了。
“……”
“吴羽策刚才出去之前又喝了吗?”方锐把杯子放入水槽里,又问。
乔一帆回忆了一下,“……喝了,跟李轩先生的朋友在一起。”
乔一帆看见方锐的眸色一下就沉了。
方锐平复了一下,正视着乔一帆的眼睛,语气是极其少有的严肃认真。
“听好了,在这里做什么事都得听老板的,要做就一丝不差,GLORY没你想的那么干净。”
——TBC——
【歌词快用完了的作者表示开始慌了】
【顺便喻队问你们想他了没】

评论(3)
热度(40)

策花

有那么一个时候,那些字啊都像滚烫的梦。
然后飘来荡去。

© 策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