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花

【江周江】愚人节的告白(下)

※大佬【划】演员周×助理江
※喜欢请比心评论
————————————
*
凌晨一点,机场餐厅。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一碗粥,有点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啊,以为你也饿了才想一起过来吃点夜宵。”
周泽楷摇摇头:“没事。”
“那现在去酒店吧,离这好像不太远。”
江波涛说着起身。
到了酒店,简单洗漱后,两人分床而睡。
江波涛拉床头灯:“小周晚安。”
周泽楷裹在被子里扭了扭算是回应。
“啪嗒”一声,世界安静。
凌晨两点的寂静的黑暗里,渐渐传出了江波涛深浅均匀的呼吸声,周泽楷却是睁着眼睡不着。
于是他不自觉地撑起脑袋,探向那边的单人床。
江波涛正好朝着他这边睡,熟睡的脸庞清晰地落入周泽楷的视线。
这人睡得特别安详,跟醒着时候的亲和没什么差别,但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真实感。
是他平时不会展现出来的,真真正正属于这个人的一种独特的感觉。
平时藏得深之又深,到了睡觉这种毫无防备的时候大概就不自觉地呈现出来了。
周泽楷盯得有点愣神,看着江波涛额前垂下来挡住眼睛的一截头发,不知怎么就特别想撩起来。
但是……够不着啊。
周泽楷闷闷的重新躺下了,转而望向窗外,不知道想着什么,渐渐的也睡着了。
*
早上周泽楷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刚刚洗漱完,坐在床上边擦着头发边翻手机的江波涛。
“醒了?”江波涛听到动静,抬头看他,笑着说,“刚才导演发短信说,今天晚上xx广场有烟火晚会,要不要去逛逛?”
“嗯。”周泽楷显得非常乖巧地点了一下头,床头柜上放着的手表已经指向了十点钟。
飞快洗漱完,周泽楷今天穿的非常休闲,看来是打算享受这一天的假期。
“出去转转?”江波涛知道他的心思,当即笑着站起来,“要我陪着吗?”
周泽楷想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很坚决地摇了摇头,“我……自己就好。”
江波涛一愣,他还真没想着周泽楷会这么说。笑容不变,他继续道,“行,那你别走丢了,要是迷路了就给我打电话。”
*
呼。
江波涛仰头靠在椅子上,面前的电脑显示“Loading”。
一条胳膊搭在椅子上,江波涛低头看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
周泽楷还没回来,除了中午的时候给他发了个短信说不回来吃饭,两人这半天就没别的交流了。
江波涛觉得自己有点闷,但其实他不愿承认的是自己内心强烈的不安。
他跟周泽楷的这几年,周泽楷从没有主动拒绝过他什么,几乎每次行程都是他陪同。
但是这次,周泽楷很明确地表示不要他陪。
……独立了吗?
江波涛苦笑着想着,其实这是好事啊,他也盼着周泽楷早点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艺人。
但是内心就是有一个声音,自私又讨厌地在那里叫嚷:不想看到他独立!不想被他拒绝!
江波涛仰头望着天花板,抬手遮上自己额头。
你不是发烧了吧。
他对自己说。
周泽楷性取向没有一点问题,江波涛清楚的知道,也知道国内众多频频对他示好的女星中他不喜欢谁,跟谁说话会脸红。
他不像自己一样——
……自己是什么样?
江波涛一愣,随即哭笑不得。
Gay里gay气。
大脑里迅速的闪过这个词语,江波涛身子向前一挺,站起身来。
自己也闷得受不了了,剩下的一半工作干脆撂了,大不了晚上熬夜做出来,他现在需要出去呼吸一下。
“……偶遇了可就真没办法了。”
江波涛自言自语,关了电脑。
*
江波涛现在恨不得抽死自己这张乌鸦嘴。
刚刚在街上乱转了十分钟不到,他竟然真的看见了周泽楷。
眼睛亮了一瞬,又暗下去。
挽着周泽楷胳膊的那个女性背影怎么这么扎眼啊?
江波涛忽然有了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怎么会这么狗血啊?正常生活里也会有这种横刀夺爱死去活来的桥段吗?
江波涛想到这,又愣了一下,告诉自己不对不对,明明只是你在自作多情而已。
再看周泽楷身旁,那个背影有点熟悉。
江波涛在脑海里努力搜索着这个时候在新加坡的女星。
……Amanda ?
望着那抹高而窈窕的背影,江波涛最终确定了这个名字。
是Amanda 没错,这位新加坡女星,漂亮而大方,跟周泽楷交情还挺深的,一直都像姐姐似的照顾周泽楷这个年轻小生。
如果是Amanda 的话,那两人应该只是像普通朋友一样见面一起逛街。
江波涛松了口气,同时狠狠嘲笑了自己一番。
不仅敏感得很,还矫情得很。
再一抬头,二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江波涛抬脚就往几条大街交错的深处走去,然而走着走着就有点晕头转向了。
江波涛掏出手机查看地图的时候,肩头忽然被人一拍。
“嗨,江江!”
江波涛扭头,Amanda 那张漂亮且挂着热情的笑容的脸顿时出现在视野里。
江波涛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Amanda ???”
你你你不是在小周身边吗?
下面这句,江波涛差点问出来。
Amanda 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墨镜下漂亮的眼睛眨着,仿佛在说他已经知道刚才江波涛在干嘛了。
事实上,江波涛知道,Amanda确实已经知道了。
“江江,作为朋友,我得跟你说点事。”
Amanda 一手搭上江波涛的肩膀,熟人一般搂着江波涛进了一家小小的咖啡馆。
*
江波涛和周泽楷约定在酒店楼下碰面后,一起不多不少地吃了点晚餐,然后就朝着xx广场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两人也没怎么说话,事实上,跟周泽楷一道也确实说不起什么,但平时只自己说就能让自己和周泽楷都很开心的江波涛,此时却也选择了沉默。
周泽楷的视线在高楼,霓虹灯和街道之间跳跃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波涛却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变成一团乱麻了。
从吃晚饭到现在,大脑里单曲循环似的,重复播放着下午Amanda 在咖啡馆里跟他说的话。
“江江,喜欢小周的话,就勇敢一点啊,主动去跟他表白不是更好吗?”
“给他造成困扰?江江,我用Amanda式理论反驳你。喜欢的人,对彼此来说,是不会成为困扰的。”
“江江你怎么会这么没自信呢?小周平时不是挺喜欢跟你一起的嘛!我还不知道他这样对别人过,说明你在他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呀!”
一整个下午,江波涛听Amanda说的脸红耳热。
第一个没想到,Amanda竟然将他的心意完完全全的看穿了……
第二个没想到,Amanda竟然这么苦口婆心地劝自己“主动出击”。
江波涛低着头走着,突然手臂被人狠狠朝后一拉。
江波涛猛地抬头,同时身体向后踉跄一步,一辆车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驶过。
瞪大了双眼,才看见红色的交通灯,惊魂甫定的同时也感到了让人骨肉疼痛的力量。
来自周泽楷紧紧攥着他手臂的手。
他一愣,扭头看去,周泽楷的神情在此时显得分外紧张而严肃,也和他一样,大概是在庆幸着一场死里逃生。
“……啊,不好意思。”江波涛先开口,另一只手指着周泽楷死命攥住他手臂的手,不太自然的笑了笑,“那个,有点疼。”
周泽楷却没放手,力道也没变,他眸子垂得低低的,看起来像是失落而不安,嘴唇轻轻嗫嚅着:“……江……你怎么了?”
江波涛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疼就疼吧,他干脆就转身,拽着周泽楷过了绿灯,最终还是周泽楷妥协,松了劲,手却从他手臂滑到手掌,紧紧牵住了他的手。
江波涛觉得心脏跳的好快。
在各种媒体面前都云淡风轻的脸庞也瞬间窜上红色。
周泽楷情商真是低到不行,就算是为了安全,这么牵着手,他也会忍不住胡思乱想胡思乱想胡思乱想……
周泽楷本人好似根本不在意这一点,紧紧在后头跟着他。
*
晚上8:00,烟火晚会开始。
巨大的轰响声中,各式的烟花开始在夜空中绽放。
金黄或橘红的一点火星,引爆整个穹顶飞溅的流火。
墨玉流龙,丛丛簇簇的烟火在沉寂后即刻张牙舞爪地盛开,周遭夹杂着不时爆开的白色火光,由花组成的天空徐徐伸展,直到大街尽头。
江波涛一时看出了神。
他扭头看身旁的青年,青年的眼睛此刻漂亮无比。
情深似海的眼眸中倒映着天空的烟火,奇迹般的明亮,璀璨似星芒。
江波涛又愣了神。
青年手的温度还交付在他掌心,下一刻,突然被塞进了一枝线烟花。
是那种小的,拿在手里在空气中晃动可以画出图案来的。
江波涛握着手里的烟花突然笑了,火光将他的笑容映得温暖而明亮。
周泽楷凑过来要点自己手上的一枝。
烟花“咝咝”地燃着,两人肩靠肩站在一起,手中的烟花对着燃烧。
江波涛出神地,握着烟花在空气中画了个弧。
下一秒,江波涛眼睛瞬间红了。
因为周泽楷在他似是无意画的那个弧还没消失的时候,也用自己手里的烟花画了一个跟他的弧首尾相接的弧。
一颗心。
是一颗心,虽然很快消失在了空气里。
青年的脸被火光映着,像是显露了一点笨拙的笑容。
江波涛忍泪忍得很辛苦。
是有意,是无意?
周泽楷扭头看他,可是除了烟花投下的阴影外,身边的人没有什么神色。
两枝烟花几乎同时燃尽,江波涛愣愣地看着手里熄灭的烟花。
刚才,不是一场梦吧?
周泽楷迅速点了另一枝递给他,他却没接。
周泽楷困惑地歪头看着他。
江波涛低着头,一手抓住青年的衣袖。
Amanda下午对他说的那些话此刻又回想在脑海。
就当一时头脑发热好了,他再也忍不了了。
反复咬着嘴唇,江波涛开了口。
本来就又轻又低的声音,在此刻却隔离了人声的嘈杂,远离了烟火的喧嚣。
“我以为,直到你退出演艺圈,我都没机会跟你说这些话。”
“对不起,我忍得很辛苦,因为太难受了,所以不想再忍了。”
“我是个gay,很抱歉瞒着你。作为你的经纪人,我想让你成为一直站在最顶尖位置的那个人。因此这份两年前已经怀揣在心的心情,我不敢让任何人知道。怕你被舆论中伤、怕你的演艺生涯到此结束、怕你被我拖累失去未来,也怕自己被你讨厌。”
“你长得那么帅,讨厌起人来我肯定也难过不起来。”
“但是我太胆小了,所以只能一味地隐藏下去,两年来看见你的每一天我都很高兴,总想着怎么去给你争取一些机会,又怎么帮你避过一些风浪。能给你做点事我都开心的不得了。”
“但是晚上的时候却总是睡不好觉。”
“我梦见过你好多次,你开不开心?”
“……但是那些梦,噩梦居多,每天凌晨抱着被子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汗。”
“……不好意思,我光抱怨了。”
江波涛垂着头低低的笑了两声。
周泽楷低头看着他,默默地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
指尖触到滚烫的温度。
“在愚人节告白,好像不是个好日子。但是这样一来,以后好像能更容易释怀一点,比如‘反正那天是愚人节嘛,开玩笑的啦’。”
“……”
“今天上午你说不要我陪,当时我其实挺难受的。”
“我很怕失去你,非常怕。”
“如果你不再依赖我,我们的一切可能都会冻结——”
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搏动过速了。
这样下去会不会死啊……
“所以,我想说……”
江波涛抬起脸,目光与周泽楷相对。
张开唇,瞬间眼泪就下来了。
恰在此时,耳边传来巨大的轰响,遮盖了一切声音。一颗巨大的烟花在两人头顶炸开,飞溅的火花仿佛要将两人笼罩。
江波涛的声音也被掩盖。
周泽楷没有听见,但他从江波涛的唇型辨别出了七个字。
应该是“周泽楷,我喜欢你”吧。
江波涛被眼泪和烟火迷得一时睁不开眼,等他能看清楚,也感受到一份金属的冰凉触感,周泽楷已举着他的手认真地端详着无名指上的银色戒指。
江波涛愣愣地盯着戒指上“ZZK”的刻样,又见周泽楷举起了他自己的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刻着“JBT”。
江波涛眼泪更凶了。
“上午,去拿的。”
周泽楷解释得有些笨拙,但是江波涛明白了。
因为要选对戒,所以不能让他一起去。
“刚才……江说的,没听清。”
这时,周泽楷忽然凑在他耳边,轻声说。
江波涛耳根都红了。
一咬牙。
“我喜欢你!周泽楷我喜欢你!!!!!——————”
江波涛觉得,他的声音一定很大,要不然怎么连烟火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周泽楷在他喊出这句话的瞬间,上前轻轻吻了他的额头。
很轻,也很郑重。
青年的神情是江波涛从未见过的认真。
“小周你笨死了,这时候应该吻……唔!”
江波涛哭着抱怨,却是话没说完就被青年堵上了唇。
这一番,抵死缠绵。
江波涛身体还在抖,下一秒被周泽楷拦腰抱起。
“啊!”
他双手死死抓住周泽楷肩膀。
“……这样,对了吧?”周泽楷用很认真的语气问他。
青年身后,烟花在漆黑的天幕上肆意的绽放,正如同他们此时因无比欣喜而急于放飞的心情。
周泽楷突然低下头,而后抬头,就这么抱着江波涛开始飞奔。
江波涛则愣在他怀里,直到周泽楷跑了半条大街才回过神来。
“你跑什么啊!”
嘴上这么说着,实际上也明白的。
高兴坏了。
江波涛何尝不是,他还以为,有生之年都听不到周泽楷说出“我爱你”呢。
那么以后也一起走下去吧。
像这样,充满喜悦与纠缠。
——END——
BGM :《Noria - 瞳のこたえ》
搭配BGM 食用最后一节更带感,强推。
【码了四个半小时字的博主正在葛优瘫】

评论
热度(33)

策花

有那么一个时候,那些字啊都像滚烫的梦。
然后飘来荡去。

© 策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