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花

Lollipop Luxury/全职夜店 by阿墨

Chapter 41  【It's all about the C.U.N.T. 全是关于你的宝贝】

冬日清晨的阳光总是有些吝啬,喻文州穿着件薄毛衣站在厨房里,家里的中央空调将各个角落都尽量烘暖,但几缕渗入的寒意还是让他觉得寒冷,尤其是在天色并不完全明亮的时候。
袖珍煎锅里的荷包蛋已微微发黄,嫩滋滋的躺在油里,发出诱人的香气。
喻文州的伤势在长期悉心的将养下已经转轻,下床做一些简单的活动都不成问题,又兼最近蓝雨似乎有些麻烦事,黄少天需要很早就赶去公司,有时会顾不及吃早饭或者在外面随便对付一点,所以喻文州每天会在黄少天起来之前先把早饭做好。
嗒,电饭煲里的白米芡实粥跳了保温。
喻文州握着锅柄,手略微一抖,锅里的蛋便被掂起,稳稳当当落在盘子里。
这时,一个熟悉的温度轻柔而迅速地袭上他的腰间。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交叠拢在自己腹部的那双手,眼神里带着点笑意,“醒啦?”他说。
黄少天将头枕在他肩窝,似是陶醉地耸了耸鼻翼,不知是闻煎蛋的香味还是喻文州身上的香味。
“这么早就起了啊?你应该多睡会儿吧,毕竟昨晚睡得晚?”黄少天囚住他腰腹的手不安分的摩挲着,被喻文州一把抓住。
喻文州笑着瞥他。
他发现蓝雨这位年轻的董事长最近话越来越多了。这让他总有一种与未成年的小孩待在一起的错觉。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不给你做饭你早上有的吃吗?”
黄少天哼哼两声,很不甘心的将膝盖顶到喻文州两腿之间,顺便向上提了提,蹭到喻文州软垂的茎体。
喻文州好笑的回过头看着他,蓝雨的董事长现在正近乎全裸的站在他身后,浑身上下只有下腹那一条略显单薄的遮蔽物孤零零的挂在身上。
跟没有一样。
“……你不冷吗?”
黄少天直勾勾地盯着他。
“饭已经好了,你到餐桌旁边坐好。”
黄少天很不乐意地继续盯着他,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觉得这张脸上写满了“欲望”。
“我帮你做一次,好了吧?”最后喻文州不得不举手投降,让黄少天倚在大理石台子的边缘,自己蹲下身去,分开他的双腿。
“不用手你行吗?”突然,黄少天在他头顶上来了这么一句。
促狭鬼。
喻文州眼里是近乎宠溺的笑意,黄少天明显故意,却让他起了好胜的心思。
“真男人从来不用手。”喻文州眯着眼抬头瞅他,近乎挑衅的语气。
很快黄少天就知道了嘲讽喻文州是要付出代价的。
喻文州用牙齿咬住弹性内裤的边缘,一点一点向下剥落,路过某一片异常升高的温度带时停了下来。
喻文州抬眼瞟了黄少天一下,后者正盯着他,双目有些微的失神。
喻文州重新埋头,起了恶作剧的心思。纵向剥落的编织物停止了下降,转而横向扩张。他一松口,弹力最强的那道腰沿线猛的弹回,正抽在那一柱滚烫的根部。
黄少天在头顶“嘶哈”一声,顺带浑身一激灵。
喻文州在心里偷乐。不等黄少天说出“你要废了我么废了我谁每天晚上让你爽”这些话,他已迅速将剩下的部分彻底剥落,并奉献上自己热情的唇舌。
这下黄少天彻彻底底说不出话来了。直到喻文州含着满嘴米青液抬起头来笑着睨他,他也没能说出话来。
喻文州用了一个早上让黄少天从此以后放弃了对他难得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挑衅。
“去吃饭吧,我去睡觉。”
喻文州替二人细心地处理好残局,打了个哈欠,转身进了卧室。
半明的微光透过百叶窗在他身上投成一条一条的碎纹,喻文州慢慢伸手拨开一层,脸上被映亮了一小块。
收回手,他有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裤兜,突然想起来烟都抽完了。
他无奈地笑了一下,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像叶修,烟抽得有点狠了。
他躺回床上,一会后听到黄少天轻轻关门的声音。
一觉睡到中午,喻文州打开电视,毫不意外的看到头条新闻:【蓝雨集团破产——一夜之间?!!】
他握着遥控器,觉得自己意外的有点难过。
——TBC——
※失踪人口回归一小时
※终于想起正事是啥
※我真不想混贴吧了太耗内存了

评论(6)
热度(24)

策花

有那么一个时候,那些字啊都像滚烫的梦。
然后飘来荡去。

© 策花 | Powered by LOFTER